然而,2018年11月,小吴去上课时,发现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所在店面已关闭,至今未能恢复教学,亦未退还小吴培训费。吴母以小吴的名义将白金汉告上法院。思明法院于今年2月25日立案受理。(除此之外,2019年1月、2月,方皓泽等二十一名学员、张娟娟等一百四十五名学员先后向思明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白金汉学校及公司、肯思公司、厦门仰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仰思公司)、潘峰单独或共同退还剩余培训费,思明区法院分别予以合并审理。)

十几年老学校 一朝变“黑校”

经查,2005年,白金汉学校经厦门市思明区教育局审批登记成立,举办者及出资人均为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金汉公司),校长为潘峰,登记管理部门为厦门市思明区民政局,社会组织类型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办学内容为英语培训。

2013年12月3日,肯思公司登记设立,潘峰为公司股东,享有95%股权,同时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白金汉学校和肯思公司住所地均位于厦门市思明区厦禾路689号,该场所外墙广告牌载明“白金汉·肯思青少儿英语”。

2018年11月,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因内部原因停止培训。同时,厦门市思明区教育局发布《思明区校外培训机构第二批“黑名单”》,载明白金汉学校存在不良行为,肯思公司无资质经营。

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同为主体

一审法院认定:从小吴法定代理人签订的《学生入学注册合同》、《学生注册登记表》、《学费缴纳凭证》等可以看出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共同收培训费,共同签署小吴培训合同。无论是以白金汉学校的名义签订合同的学员或与“肯思少儿英语学生合同章”签订合同的学员,均系在同一地点(白金汉学校的校区)参加培训。可见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共同履行与小吴形成的教育培训合约。

从行政处罚情况分析,厦门市思明区教育局作出行政处罚的通告载明白金汉学校存在不良行为,肯思公司无资质经营,因此,难以排除肯思公司借白金汉学校的资质与白金汉学校共同从事英语培训的可能。

综上,法院认定,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共同向小吴提供培训服务,与小吴形成合法有效的教育培训合同关系。

培训学校违约

合同签订后,小吴缴纳了合同项下的全部费用,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未依约提供培训服务,并已实际停止经营,其以实际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导致培训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小吴有权要求解除合同、退还培训费。

财务混同 校长连带承担肯思公司债务

经查明,2016年8月10日至2018年11月13日期间,白金汉学校账户与潘峰账户之间共发生64笔业务往来,白金汉学校共向潘峰转账1322080元,潘峰共向白金汉学校转账1154580元,白金汉学校转入潘峰个人账户的款项多于白金汉学校收到潘峰个人账户转出的款项,差额为167500元;肯思公司账户与潘峰账户之间共发生49笔业务往来,肯思公司共向潘峰转账1362640元,潘峰共向肯思公司转账354300元,肯思公司转入潘峰个人账户的款项多于肯思公司收到潘峰个人账户转出的款项,差额为1008340元。两者合计差额达1175840元。

白金汉学校的出资人为白金汉公司,但不能以此为由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对于原告小吴主张潘峰对肯思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因我国实行银行账户实名制,原则上账户名义人即账户资金的权利人。且根据《会计法》《税收征收管理法》《企业会计基本准则》等相关规定,公司应当使用单位账户对外开展经营行为,公司账户与管理人员、股东账户之间不得进行非法的资金往来,以保证公司财产的独立性和正常的经济秩序。

本案潘峰系肯思公司享有95%股权的股东兼法定代表人,其账户于2016年8月10日至2018年11月13日期间与肯思公司账户之间存在大量资金往来,肯思公司账户向潘峰账户转账差额高达1008340元,且潘峰未到庭对该资金往来的合法性进行说明,故法院认定肯思公司与潘峰之间构成财产混同。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潘峰应对肯思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判退学费 潘峰连带清偿

庭审期间,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潘峰未到庭参加诉讼。2019年6月24日,思明区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解除小吴与白金汉学校、肯思公司的培训合同,白金汉学校和肯思公司退还小吴剩余的培训费及其支付的公告费。校长潘峰应对肯思公司的学费退赔和公告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潘峰名下还有数家存续“白金汉”

另据天眼查得知,潘峰名下还有数家存续的控股公司:厦门仰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厦门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莆田市仰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晋江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均占股95%,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莆田市城厢区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占股66.5%,石狮市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占股51%。

来源/中国消费网、思明区法院

作者/杨长平 记者张文章

相关阅读:
金博棋牌客服电话文章
维权中心
金博棋牌客服电话 图片
每日 推荐
热门 排行